探秘《白鹿原》拍摄场地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4-08 03:39:08


在电视剧《白鹿原》开拍前,先带大伙儿高空看看拍摄基地“白鹿原影视城”是啥样子。


白鹿原旅游文化景区是一座以关中民俗风情为主题的影视文化旅游景区。景区建设以长篇小说《白鹿原》为依托,以关中民俗文化为基调,通过影视建筑、场景、演艺等实体来弘扬本土文化价值,传承地域特质,彰显地域特色,展现旅游产品的内在吸引力。目位于陕西东线黄金旅游带——白鹿原上,不仅在地形地貌上有关中台塬的典型特点,而且其民风民俗也表现出鲜明的地方特色。项目总占地600亩,计划投资总额为5亿元人民币。建成后按不同分区性质划分为三个功能区:影视城文化区、生态休闲区、关中文化展示区。


岁月变迁,小说中描写的白鹿原(也称白鹿塬)早已不是当年模样。《白鹿原》将怎么拍?在哪拍?怎样还原历史?怎样拍出属于那个年代的味道?让我们随华商报记者,去看看白嘉轩家里究竟是什么样吧!


白家房间内景首度曝光

记者驱车来到西安长安区一个普通的院子里,进入大铁门,看到的是一座类似仓库的建筑,里面用木结构搭建而成一个个房间,外观平淡无奇,甚至有些简易,但走进房间却别有洞天。炕头、家具、茶杯,甚至每一针每一线都像书中的场景立体的浮现出来。


白嘉轩房间堪称当年土豪

作为白鹿塬上兴盛的大家族,白家的摆设达到了那个时代的“土豪”级别。记者首先走进的是白嘉轩的卧房,火炕、被褥、炕桌等一应俱全。炕上还放着针线筐,里面放着针线、尺子等道具,和普通农家用的针线筐一样。作为这个家里最重量级的大家长,他将在这个炕上迎娶生命中的七房女人,书中说着是“令他觉得自豪”的事情。灰墙、土炕、甚至被褥的色彩并不是艳丽的,朴素中透着凝重。刘路一说:“这里不会出现一个特别跳眼的颜色,我们希望保持整个画面的风格,所以,在色彩运用方面偏向厚重的灰调。太鲜艳并不适合。”记者觉得整个房间的格局并不是非常大,推开雕花的木门,就是白嘉轩卧房连着的“客厅”,墙上依旧挂着中堂,一张大桌子,两张太师椅,“这个规格已经是那个年代的有钱人的房间布局了,有钱人才这样‘装修’”刘路一说。


白灵的“书”陈凯歌电影里用过

至于白嘉轩宝贝女儿白灵的房间,则充满了“书墨”之香。白灵的与众不同,从她吵着要念书开始,她娟秀的字体让教她的先生也不吝赞美,因此她会在房中一张桌子上练字,房间的摆设也以书为主要道具。这里给大家揭秘一下,这里的书并不完全是只有封面没有内容的书,有些书翻开里面真的有字。刘路一介绍,其中一些道具书是陈凯歌即将上映的新片《道士下山》中用过的。白鹿原电视剧在细节还原上也向电影看齐。而为了突出方面女性的特质,白灵卧室里面还摆放了关中农村中常见的“五毒”布偶,突出是女孩子的闺房。


白孝文婚房梳妆台精致

随后记者来到白孝文的房间,白家长子白孝文,在书中曾经是浓重的一笔,他有着浪子回头成大业的英雄色彩,白嘉轩对他寄予厚望。房间也是好好布置和选择,里面有一大面梳妆镜,瓷制的胭脂盒、木制的首饰盒、还有梳头的篦子、衣柜都显示着风光,火红喜庆的纱灯显示出这是婚房。

其实,在这组白家影棚中,还“藏着”一间鹿子霖的房间,他家也很时尚。客厅的房间墙面上挂着“瓷板画”,显示着鹿家的富裕。


只为一个画面,要建出一间房

影棚中墙面的灰色很有当年关中农村的感觉,进入里面颇有穿越之感。同样,火炕上的灰色炕砖,甚至还有用久了的油亮感觉。华商报记者用手摸了摸黑色的炕砖,敲了几下咚咚作响,有砖石的质感。但是这种接近历史画面的墙壁、砖头却不是真。刘路一揭秘:“这都是用硅胶翻模,再用石膏加入特殊材质做成的,墙面实际是一片片的材料贴上去的,与真实房间做成1:1的还原。”他透露,整个影棚的搭建已经用了16吨的石膏。


而最让记者赶到好奇的是,影棚中有一个大房间,“地面”比其他房间都要高,必须踩着好几级台阶才能上去。进到这件房间里却发现这是一个空房间,只有几面显得有些破旧的窗户。原来这里是白鹿小学的内景。剧情中这里隐藏了一个地道,地道被挖开,人从里面钻出来,因此这间房高高地跃出地面,地面下要搭建地道。而记者所见,目前地面是平的,看不出有洞口。刘路一解释:“人走在上面绝对是没有问题,不会掉下去,因为修建得非常结实,拍摄时扒开就可以了。”而华商报记者打探到,白鹿小学的取景地还有一处,是一个真实校园,也是文物,因此地道戏没办法拍摄,于是把千里之外的学校内景1:1还原到西安,目前还没有布置完成。其实这个钻出地道的画面完全可以用近景只拍洞口,剧组却大动干戈地还原了一间小学校舍。

为了不穿帮,剧组还在一些细节上下了工夫。影棚的一些门口建了影壁,就为了演员一步跨出去和外景是一致的,实现无缝对接。


每个细节都从历史资料找到出处

置景和道具试图用所有的力量原汁原味还原属于那个年代,这是记者最直观最强烈的感受。而在华商报记者的采访经历中,遇到如此用心、讲究的剧组还是首次,用“精品”并不足以来形容整个场景的现实和完美。

为了还原剧中场景,房间中摆设的所有物品都是有讲究的,从门窗的花纹,到墙上的年画,绝对能找到属于它们的历史“DNA”。刘路一介绍,场景中搭配的物件,都是查阅了历史资料的,一部分是租借的道具,一部分是道具师到农村一家家打听,收来的真实生活用品。而难以从老百姓家里收来的物件,剧组还联系博物馆之类的地方看能不能找到原件,再1:1复刻。

像场景中的门是从古玩市场找来,现在人很少见到的织布机看起来都是满满的历史感,而墙上贴着的年画是查阅历史资料后,找了画家按照原版复刻再做旧。刘路一说:“场景中的每个摆设都能找到资料、出处,我们不能让剧中出现不符合当时年代的东西。”而刘路一也表示:“原来我一年至少完成两部戏,而《白鹿原》的前期已经筹备了一年多,现在还在继续,还需要不断调整,就是为了让场景更接近真实。”





信息源自华商网报道,蓝田宣传整理。

----------------------------------------------------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