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洗完澡在客厅突然浴巾滑落,男子看到后……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8-18 06:34:15

面瘫先生

顾欢石化!

挤出来的微笑僵在半空!

怎、怎么车里面居然有人??

她的脸一下子青红交错!

车窗全部打开来,露出一张俊逸非凡的脸庞。

棱角分明的轮廓,泛着一丝嘲笑的清冷。

深邃的眸子慵懒扬起,掠过一丝妖孽,直直望进顾欢的瞳孔之中!

她指尖一颤。

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好俊美的男人!

“小姐,这里不需要‘服务’。”

男子特意加重“服务”二字,透着讥讽的味道,不屑地瞥了她一眼。

尽管这家伙眼神鄙夷,可该死的,低淳的嗓音却如破空羽翼般,猝不及防地撞入她的心怀,好听到令人沉醉!

甚至,还有些许熟悉感……

遥远、陌生,却又有着仿佛在哪里听过那般。

她的心脏猛然跳漏一拍!

然而——

服务?

顾欢这才回过神来!

瞪大眼睛,怒火立刻冲上脑门。

这家伙说什么?

服务?!

谁都听得出这话里的嘲讽意味!

尽管他声音再好听,可说出来的话,却让她恨不得撕烂这张俊美的嘴脸!

这家伙当她是什么?!

羞辱感让她气得瞬间满脸涨红!

去你妹的服务,你才服务,你全家都服务!!

本想朝他怒吼,转念一想。

她咬咬牙,依旧维持好得体的表情,朝他假惺惺地甜美一笑:

“喔?先生看来误会了,我是来‘寻求服务’的呢!”

一边说着,她一边故意也用鄙夷的眼神上下打量他几眼。

还夸张到作势从手袋里拿钱,一副姐姐我买服务的样子。

凉凉的话音,高傲地回讽着,“啧啧,真是可惜啊,先生你看来还不太符合我的标准呢!”

哼!敢讥讽她,那她也不会客气!

长得帅又怎样?

嘴巴这么毒,真是可惜了一张脸。

男人显然并没有因为她挑衅的话语,而露出愠怒的神色。

只是冷冷地挑了挑眉,抿唇道:“正好,不三不四的女人我也不喜欢。”

不三不四的女人?

他竟敢说她是不三不四的女人?!

她瞪大眼睛,死死瞪着这个男人!

很好!

他一次又一次地挑战她的修养!

她握紧拳头,脸色有些铁青。

特么什么叫不三不四的女人?

她今儿是走了什么霉运?

不过是借了一面车窗当镜子照了照,整了整衣服!

就活该被这无礼的男人羞辱么?

顾欢看着这男人一张千年不化的面瘫脸。

气得牙痒痒!

这厮仿佛喜怒哀乐从不曾在他英俊的脸庞上出现过那般。

精致到几乎找不到一丝皱纹!

越看越来气!

长得俊就可以欺负女人么?

开着豪车就可以轻视女人么?

握紧气得发颤的拳头,瞥了他一眼,趁他要关上车窗之前——

顾大小姐做了她此生最疯狂也最爷们儿的举动——

她眉眼悄然一笑,忽然俯下腰来。

故意凑近他的车窗,装作风情万种的样子。

一手搁在玻璃窗上,阻止他关窗。

笑眯眯地伸出另一只手,趁他做出反应之前——

她的手似是八爪鱼那般,一把揪住他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

啪啪啪!

她用力打了他三下脸!

“哟 ̄,小哥哥,我看你是玻尿酸打多了吧?不然怎么保养得一根皱纹都没有呢?韩国整的吧?”

她笑得一脸得瑟,暗暗使力地揉搓他的脸,就像是揉面那般毫不留情!

还不忘挖苦两句:“啧,整一面瘫似的,越看越渗人呢。要不,等小哥哥哪天面瘫好了,姐姐再来关照你吧,拜拜喽 ̄ ̄”

这小哥哥前,小哥哥后的叫得可欢了。

她又故意将“关照”二字说得一语双关,活似他就一牛郎。

趁这厮即将发火前,她赶紧缩回自己的爪子。

一股阴沉的冷气扑面而来。

她吓得身子一抖。

不敢与他那双深戾到近似阴霾的眸眼对视!

几乎是反射性的,她拎起手袋就往后退。

捧着噗噗直跳的心脏,带着一丝报仇的痛快。

根本不敢回头看车里那男人的表情。

啪嗒啪嗒踩着高跟鞋,钻入了夜魔帝国酒店……

酒店三楼。

顾欢一进场,一阵夹杂各大品牌的香水味儿扑鼻而来。

偌大的会场里,衣香鬓影。

五光十色,金碧辉煌。

一看便知是上流社会的交际晚宴。

“小顾,你可来了!”

李鼎盛一回头,便看见会场门口站着的女子。

快速朝她走过去,他眼神里闪过一抹惊艳。

“李总。”顾欢微笑着点点头。

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不安。




今晚你真漂亮

“小顾,今晚你真漂亮!”

李鼎盛绅士地握起她的手背,落下一个亲吻礼。

顾欢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不太自然地抽回自己的手背。

“李总,好像今天这种场合,应该让安娜来更合适。”

安娜是公司的公关经理。

应付这种上流场合,安娜绝对比她这个工程部的小职员要厉害很多。

李鼎盛却不这么认为。

笑着从酒童手中取过一杯香槟,递给顾欢。

“小顾,不瞒你说,今晚这场宴会,实际上就是‘映’工程竞标会的前奏。”

顾欢稍怔几许。

‘映’工程现在几乎是A市所有建筑行业趋之若鹜的重点项目。

最近工程部为了争取这个项目忙到不行,难怪李总会派她过来。

“可是李总,我只是工程部一个工作还不到半年的小职员……”

“我就是图你够新!”

够新鲜!

李鼎盛嘴角笑出一抹深意,“小顾,我让你来,自然有我的用意。放心吧,今晚只要你好好表现,奖金少不了你的。来,把这杯酒喝了,预祝我们竞标成功。”

顾欢接过李鼎盛递来的酒杯,有丝踌躇。

扫了一眼会场里觥筹交错的人影。

或许是自己太没用了,才会害怕面对这样的场合。

在美国的五年,靠着那五百万过日子,除了照顾母亲和孩子,她几乎没有出去工作过。

直到半年前积蓄用光,回国后她才重新开始。

却发现自己很多东西都不懂。

如今,能进鼎盛公司工程部工作,她已深感欣慰。

“怎么不喝啊,小顾?别告诉我,你连香槟也会醉喔,呵呵呵……”

顾欢有些脸红,摇摇头,“让李总见笑了,那么,我祝公司竞标成功。”

她不再迟疑,举着香槟与李鼎盛碰杯。

一饮而尽。

李鼎盛盯着她将酒喝光,细长的眼里闪过一丝算计…

顾欢将酒杯放下,喉头有些许呛辣。

顿时,会场一片寂静。

她还没弄明白发生什么事。

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齐齐望向会场入口处——

一个身型高大俊美的男子优雅地迈进会场。

发光体那般,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男子一袭纯手工打造的全球限量版白色西装,将他那精壮的身形勾勒得堪称完美。

仿佛天生的王者,他的身后还跟着一群毕恭毕敬的下属。

乌黑的短发,疏得一丝不苟。

透出沉稳严肃的气息。

左耳上的耳钻反衬出幽蓝的光泽。

俊美如神祗的脸庞,绝对是只倾国倾城的妖孽。

只可惜,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是他?!

顾欢一眼便认出——

这厮不就是方才豪车里的面瘫小哥?

没等她反应,全场便沸腾了!

顾欢就算再蠢,也猜到会场那些人不同寻常的反应。

看来那面瘫的家伙有些来头。

哼,最多还不是个有钱公子哥儿,有啥了不起!

“呀,北冥总终于到了!”李鼎盛惊喜地低呼,趁势揽过顾欢的肩膀。

她下意识地回避。

该死!

今晚就不该穿露肩小礼服过来!

李鼎盛拿管她的反应,揽着她边走边说道:

“小顾啊,北冥总可是大人物!A市首富北冥家族,认识吧?”

“北冥家族?”

顾欢猛然一愣!

在A市,谁不知道北冥家族四个字背后的影响力?

富可敌国到令人发指!

简直能翻云覆雨,只手遮天了!

‘映’工程,就是北冥集团旗下的一个子项目。

前几个月才放出来公开竞标。

业内各个企业,为了能争夺这个耗资几千亿的‘映’工程,无不是使出浑身解数,就盼能得到北冥氏的青睐。

鼎盛公司也不例外。

“是的,他就是北冥家少爷北冥墨,北冥集团的总裁!”

北冥墨?

顾欢忽然有些心慌。

好黑暗的名字。

早就听闻过,在A市得罪神得罪鬼,千万不能得罪北冥家的人。

她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有来头!

情不自禁垂下眸子,看了一眼自己嫩白的爪子。

方才她还得意忘形地抓过北冥墨那厮的脸!

噢,去他七舅老爷……

顾欢背脊升起一股寒意。

“小顾,走,我们也去跟北冥总打个招呼。”

顾欢心神一慌。

她哪还有那个热脸,去贴那家伙的冷p股?

“那个,李总,我有些内急,可不可以等会儿再去……”

李鼎盛摇摇头,揽住顾欢不肯撒手。

指了指前方已被许多人上前拥护的北冥墨。

像他这样,带着美女来竞标的,举不胜数。

“小顾你看看,多少人抢着巴结北冥总啊,我们不能落在人后!”



尴尬场面


顾欢遥望一眼。

北冥墨那厮几乎被围在了女人堆里。

也难怪,天生一副妖孽样儿,走哪苍蝇就围到哪儿。

李鼎盛不容顾欢抗拒。

他揽着顾欢一个劲儿往人潮中挤……

无奈场面热火朝天,他们根本挤不进去!

李鼎盛有些急了,突然心生一计。

趁着人多,他假装与顾欢分散开来。

暗地里却将她往人堆里一推——

顾欢只觉得被人挤得身子一斜。

然后,感觉背后似是听到布料被‘嘶’的声音……

不对劲。

哪里好像凉凉的。

咦喂,真不对劲啊……

随即——

“啊……”

一道娇柔的尖叫声划破了会场上空!

霎时间,似是画面静止了一般。

所有的人都停顿下来。

只除了还在持续尖叫的顾欢!

于是,人们开始寻找声源所在处。

然后非常有默契地为顾欢让出一条道儿来。

当所有人的目光瞥向她的时候——

只见她双手紧紧抱住小礼服。

闭着眼尖叫不已!

“小、小姐,你衣服破了……”

不知是人群中谁那么好心提醒她一句。

顾欢的喊叫声哑在了喉咙里!

背后凉飕飕的她,猛然睁开眼眸。

混蛋,哪个没长眼的敢撕她衣服?!

大概没人料到,这么隆重的晚宴,竟然会出现如此滑稽的一幕。

北冥墨顺着人群中让出来的道儿,一眼便看到那尖声惊叫的女子。

深邃的眸眼微微一挑。

扫过她暴露在空气中、颤抖的臂膀。

贴身的黑色小礼服从背后散落开来。

露出光洁莹白的腰部线条。

她狼狈地抓紧那残余的布料,死死掩护胸前。

他想起她在车窗前挤乳*沟时的娇艳模样。

不可否认,这女人的肌肤皎白胜雪。

然而,脸颊微微的抽疼。

一再提醒他,方才这女人张牙舞爪的画面。

她竟然胆大到抓他脸面!

他那承袭自母亲的、引以为傲的容貌,竟然被她形容为玻、尿、酸、打、太、多?

北冥墨此生没受过这么大的侮辱!

但是,他忍住了。

多年来的良好修养,使得他绝不在公众场合散失冷静。

不过——

看着她裹着胸部一脸无助的样子。

他削薄的冷唇,不着痕迹地扬起一道邪肆的笑痕……

顾欢的世界,在礼服被撕裂的那一刻,

崩塌了。

她甚至不敢抬头看围观群众的眼睛。

颤着身子,不敢动弹。

生怕一动,礼服便会全部掉下来。

她可没忘,为了穿这件贴身小礼服,里面除了胸贴,就只穿一件无痕丁字*裤。

这礼服一报销,她就几近赤果了。

脸颊发烫的她,睁着一双清澈的眸眼,死死瞪着地面。

恨不得立刻就能瞪出一个地洞来。

好把她给埋了。

怎么办,李总呢?

就在所有人都等着看好戏之时——

就在她苦无逃脱之计时——

眼帘忽然映入一双漆黑光亮的鳄鱼皮鞋。

一双修长的西装裤腿,笔挺地矗立在她跟前。

紧接着,她感觉到背后一暖。

猛然扬起粲然的眸子——

不经意间撞入了一双深幽不见底的凤眸。

“你——”她惊愕!

扭头扫了一眼已经披在她肩脖上的白色西装外套。

这厮竟然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她遮掩?

北冥墨的这一举动,引来会场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英雄救美么?

他依然是一副千年冰川的表情,只是眉眼微微一挑。

当着所有人的面,弯下腰身——

一把将顾欢腾空抱起!

“呀……”她惊呼一声。

感觉头脑一阵眩晕。

神经反射性地紧绷起来。

下一秒,北冥墨抱着她,穿过人潮。

大步流星地往洗手间的方向走进去……

顾欢忽然觉得有些头昏。

依偎在北冥墨宽厚的胸围里,她闻到一丝蛊惑人心的男性味道。

然而……差点散失的理智瞬间回归脑部。

“放开我!混蛋,放我下来……”

她开始挣扎。

那残存的礼服因为她的举动,瞬间散落……

一对浑圆的、酥白的、饱满的高耸,就这么弹跳出来。

直直映入他的眼睛!

“呀……”她手忙脚乱地护住两颗肉丸子。

可笑的是,那丁香花儿上,还贴着两颗小小的硅胶贴。

他眸眼顿时深黯。

抿着唇,扫过她的耳际,“如果你再不老实,我就将你丢回去!”

这暗藏威胁的一句话,果然将她治得服服帖帖。

北冥墨深黯的眸子划过一丝阴邪。

抱着她一直走到男士洗手间。

砰 ̄。

洗手间的门被他一脚踢开。

正在厕所里方便的男人们,扭头一看,大惊失色。

还有些尿了一半,另一半愣是给吓了回去。

顾欢埋头抓住他的西装外套。

囧得缩进他怀里。

恨不得没有人能看见她的糗样。

他冷眼扫视一圈,依旧以冷静得没有一丝起伏的语气说道:

“都给我滚出去!”

......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精彩哟!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或识别上方【二维码】即可继续阅读~


航头二手房
发表